有只叫汪厚的狮子

“从前,有个叫汪厚的——”

“是学生吗?”有位同学插嘴说,“我们班上就有一个叫汪厚的。”

“是的,他是个胆小鬼。”另一个同学说。

“……”

我说的汪厚不是你们班上的同学,更不是胆小鬼。要是汪厚来到你们班级,你们会逃得比兔子还快的。

汪厚是一只有着满头鬣毛的狮子,他住在森林里。狮子汪厚的胆子比谁都大……够了,别打岔了,下面让我来给你们讲讲狮子汪厚和他的画家老师的故事。

一   

从前,有只叫汪厚的狮子,他住在一片密密的森林里。别看汪厚还是一只没有完全成年的狮子,可是,他比那些成年的狮子更暴躁、更贪吃、更胡作非为。汪厚整天在森林里游荡,看见有什么可以吞食的小动物,他就仰起头来吼一声:

“汪——厚——”

于是,他就把那只可怜的、吓得瑟瑟发抖的小动物吃掉。

有一天,汪厚在森林里见到两个来野餐的小朋友。

两个小朋友把洁白的被单铺在草地上,在上面放着熏肉、香肠、水果、饮料、胡椒粉……准备野餐。他们吃完还要在一起读那本有趣的大画册。

一个小朋友正在切开熏肉,另一个往上面撒胡椒粉。这时,狮子汪厚来了。汪厚是被熏肉的香味吸引过来的,他见这儿有那么多美味食物,还有两个胖胖的小男孩,胃口大开,就猛扑过来。

他刚想张嘴叫一声:“汪——厚——”

两个聪明的孩子连忙把瓶子里的胡椒粉往汪厚脸上撒去,他们撒腿逃跑了。

汪厚的鼻子一痒,他叫出的不是那声挺威风的“汪厚”,而是——

“阿——嚏!”

威严的狮子叫出这种怪声音,真够丢脸的。更糟糕的是他忍不住,又叫了第二声:

“阿——嚏!”而且声音比第一声更响。

“阿——嚏!”又是比上两声更响的一声。

他一连打了十八个喷嚏才止住。

汪厚抬头一看,两个小机灵鬼早就逃得没踪影了。

狮子惭愧极了。他第一次碰到猎物时没有叫出一声“汪——厚——”;他第一次让到了嘴边的猎物从眼皮底下溜走了;他第一次打这种倒霉的喷嚏;他第一次这么眼泪汪汪、鼻涕流啊流的……

反正,倒霉的狮子汪厚,第一次碰到这么多倒霉的第一次。

二   

好在收获还是有的。

他见地上,那块白白的被单上,正放着熏肉、香肠、水果和饮料,够他吃一顿的。

狮子汪厚吃掉了这些东西。他觉得东西虽然不多,但味道还算不错。

狮子摸摸自己的肚子,他背靠着一棵大树,斜躺在那块白被单上,跷起二郎腿,翻读起刚才那两个小朋友扔下的漂亮画册来。

画册讲的是一头大象和海里的鲸鱼交朋友的故事。那画挺好看。文字呢,是一行行长长短短的句子,分开排列的。汪厚知道这叫诗。

这些诗句是押韵的,读上去很好听,也很有趣。汪厚心想:要是我能成为一只有学问的狮子,也能学会写诗,那有多好!我一张嘴,诗句就争先恐后地从嘴巴里跑出来,那有多棒!

怎样才能成为一个有学问的诗人呢?

汪厚心想:假如我有机会吃掉一个诗人就好了,那样我就能变成个诗人,会写诗了。

也许是刚才吃了一点儿东西——熏肉、香肠、水果什么的,也许是太阳太暖和了,狮子汪厚有点儿倦,他手捧这本用诗写成的大画册,打起瞌睡来。他躺在白色被单上,他的长满鬣毛的大脑袋,斜靠在大树干上。狮子汪厚睡着了。

他开始打起呼来,呼噜一阵比一阵响——

“呼噜——呼噜——呼噜——”

狮子不仅打呼噜,还做起梦来。

他梦见自己在森林里,遇到了一个诗人。

诗人留着披肩长发,他的眼神是忧郁的。诗人细细长长的手指头上,夹着一支笔,他正为诗句的押韵在苦苦思索……

狮子汪厚高兴极了,没等诗人把那个韵脚想出来,他就冲上前去,狮子汪厚觉得他还没有品出什么滋味来,诗人已经进了他的肚子。

狮子是很少做梦的。所以,当梦醒以后,狮子汪厚坚信自己吃了一个诗人。他吞吃了一个活生生的诗人,他应该会写诗了,他应该一张嘴,诗句便不停地从嘴巴里跑出来。

汪厚看看自己坐着的被单旁,长着一片开着各种野花的草地,他说:

哦,这些小草,

花儿开得挺妙,

可就是味道——

实在太糟糕!

这时,有一只小老鼠从狮子汪厚身边溜过,这也引发了他的诗情:

一只小老鼠,

难饱我饥肠,此刻我想吃的是——

一条鲸鱼或一头大象!

狮子汪厚高兴极了,他会写诗了。他随手翻翻怀中的那本画册,觉得自己随口吐出的诗句绝不比画册上面的差。狮子心想:假如我有机会再吃一个画家,我就不仅能写诗,还会画画了。以后,大家就能读到很多很多这样的画册——上面写着“汪厚写诗、汪厚绘画”。

有只叫汪厚的狮子

欢迎分享

微信扫一扫,订阅「故事365」
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(无需密码 现在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