许愿树

大家都说,山上那株百年大树是土地神变的,只要往它的树洞里塞一颗全天下最好吃的果,土地神就会实现你的愿望。

可谁也不知道全世界最好吃的果是什么果,自然也就没有人许愿成功啦。

小泽翻开《百科全书》,两只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每一页的内容,苹果、梨、葡萄、香蕉……书上都有很详细的解释,但却没说什么果才是最好吃的。

小泽有些郁闷地叹了口气,他不久就要去城里上学了,可他喜欢乡下的生活,白天追赶油菜田里的粉蝶,晚上捕捉一闪一闪的萤火虫,更别提捣蛋去掏马蜂窝了,无穷无尽的玩耍让他感到快活惬意。

可是爸爸妈妈却不想让他只顾着玩耍,他们说只有学习才是正经事。

不知不觉,天色已经变暗,一阵大风刮过,小泽才恍然一惊,该回家了。

真不凑巧,刚出校门就大雨倾盆,小泽最怕下雨,硬要说的话,这个小男子汉真正害怕的是打雷和闪电。

他慌不择路地往山上跑,茂密的树林会遮住天边撕裂的闪电,虽然听多了“在树下会挨雷劈”的言论,但小泽实在是太害怕了。

“呼……呼。”粗重的喘气声不断地在树林间回荡,雨小了,可雷鸣声似乎要摧毁这片地方一样,“轰隆隆、轰隆隆!”它让小泽提心吊胆。

在山上跑了一会儿,小泽实在是累得不行,他靠在那棵百年大树旁,期期艾艾地说:“土、土地神,那个、让雨停一下吧。”

话音刚落,一场大雨卷土重来,比刚才的势头还要猛烈,小泽吓得噤了声。

眼看朦胧的月光逐渐变得黯淡,曾经漫天繁星的天空黑沉沉一片,小泽忍不住哭出了声:“我想回家!”

回音在整个树林里回荡,重复了三遍,但什么也没发生,小泽泄气地低下了头。

突然,“咚”的一声,他的头被什么东西砸中了。

小泽眯着眼,双手胡乱地在地上摸索着,终于抓住了。

四四方方的、有棱有角,像一个搭积木用的方块。

闻闻看,嗯……一股清香的味道,像是果味儿。

难不成,这是一个果?

小泽把它拿到眼前,然而这天实在是太昏暗啦,他什么也看不清,只能依稀辨认出这确实是一个果,一个长相有些奇怪的果。

既然有果,那就死马当成活马医吧,小泽还挂着鼻涕的脸上露出了笑容。

“拜托,让大雨停下,天气变晴朗吧,土地神。”

小泽虔诚地把果投入了树洞中。

“咕咚、咕咚……”

能够听到四方果滚动的声音。

“噔。”

果子滚到树洞最底下了。

小泽睁开紧闭的双眼,天空完全变了个模样。

月亮高高地挂在天上,数不清的星星环绕着它,黑压压的天空一下子变得明亮起来。

小泽借着月光看向旁边的大树,英挺伟岸,莫名地让人心生敬畏。

“那个,谢谢你啦,我就先回家了。”

怀着一种感激又惧怕的心情,小泽跑出了树林。

回到家,小泽果不其然被爸妈臭骂了一顿,他左耳进右耳出地听着训话,心里却在想:原来,传闻是真的啊。

只可惜,他没能把另一个愿望说出来。

不知道今天还能不能找到那个四四方方的果。

今天是个好天气,都已经下午五点了,太阳还挂在天边纹丝不动。

小泽顺着昨晚的路线来到了许愿树旁,不一样的是,他今天还带上了小伙伴。

“这就是你说的……许愿树?”

“那当然,你肯定也听过那个传说吧。”

“传说不是胡编乱造的吗?这你都信。”

“那才不是胡编乱造的,我昨晚可是亲身经历的!”

小泽大喊起来,显然他对小伙伴不信任的态度感到十分恼火。

“你可看好了,”小泽捏起嗓子,带着哭腔喊道,“我想回家!”

静寂一片……

“哈哈哈哈哈,你在干吗?”

小伙伴笑得捂住了肚子。

小泽臊红了脸,“你先等会儿,笑什么笑!”

俩人耐心等待了片刻,可还是什么也没发生。

“真是奇了怪了,我昨天明明就得到了一个果。”

“是吗?你怕不是在做梦吧。”

“才不是做梦!谁知道这会儿居然不灵了,说不定是你来了才这样的。”

“还怪我了,明明是你拉我来的。”

俩人一句接一句地拌嘴,一袭清风拂过,大树的叶子发出“簌簌”的声音,听起来竟有点像笑声。

“算了,今天就先回去吧,不过我真没骗人,昨晚我是真的得了一个果……”

“知道知道,一个四四方方、有棱有角的果。”

小泽被堵了话,气鼓鼓地走了。

距离小泽进城上学的日子越来越近,一切都在按部就班地进行着,小泽仍动着许愿树的心思。

既然是四方果,那只要是四四方方的,我就不信这树还能识别了。

小泽把家里的苹果、梨还有土豆揣进了口袋,又帶上一把水果刀,来到了许愿树跟前。

好像当着许愿树的面撒谎有点太明目张胆了。

小泽背过身去,拿出水果刀,将水果切成了四方形。

“我想回家!”

小泽虔诚地双手合十,将四方的苹果扔进了树洞。

过了一会儿,没有反应。

“我想回家!”

小泽这次把四方的梨丢了进去。

还是没反应。

“我想回家!”

这是最后一次了,小泽心想:一定要成功啊!

四方形的土豆咕咚咕咚滚到了底。

小泽等了一会儿,既没有什么东西掉落,也没有回到家里,嗖嗖的冷风仿佛在嘲笑他的不自量力。

他失望地转身离去,一直到家门口,仍是愁眉苦脸。

“小泽啊,谁欺负你了,怎么闷闷不乐的?”

妈妈看着平日里一向活泼跳脱的小泽这副模样,有些担心。

“没什么,我很好。”

小泽低着头,回了屋。

饭桌上,爸爸几次欲言又止,妈妈的眼神也在乱飘,可小泽一点儿也没注意到,他真的是被打击到了。

在小泽陷入梦乡时,他错过了爸爸妈妈的对话。

“我说,不然晚一点再和小泽说吧,我们不打算进城的事。”

“也是,就怕他一时接受不了,唉,今天那个表情太阴沉了。”

小泽一天天数着进城的日子,终于到了最后一天,不用爸妈催,他就已经自己收拾好了行李。

可左等右等,直到晚上,也不见爸妈提要进城的事。

已经到晚饭的点了,小泽实在是忍不住了,“爸、妈,咱们啥时出发啊?”

“出发?去哪啊?”

“就是……进城啊!”

“呃……这个。”

小泽看着妈妈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耳朵,问:“怎么了?”

“小泽,妈妈和你说,你不要生气啊,我们不打算去城里了。”

“啊?为什么?”

小泽惊讶地张大了嘴,后面的解释他一句没听,他只知道,他可以待在鄉下了,他可以待在这个从小长到大的家了。

不过,话说回来,难道是许愿树应验了?

小泽迫不及待地跑出了门,爸妈在他身后追问他去干什么,他却一点儿也顾不上。

“土地神,土地神,是你帮了我对不对?”

许愿树稳稳地站在地上,一言不发。

“哈哈,不用你回答,我知道肯定是,反正……谢谢你啦!”

不久之后,许愿树灵验的消息传遍了整个村子,据知情人士小泽透露:只要将水果切成四方形,投到树洞里,再说声“我想回家”就好啦。

高大威武的许愿树每天无比崩溃地接受来自村民们的馈赠——四四方方的橙子、桃子还有西红柿,外加上一句带着哭腔的“我想回家”。

或许,当时就不该一时心软,许愿树面无表情地看着每天上演无数遍的场景,只觉得今后的“树生”无望。

可扭头看到脸上挂着灿烂笑容的小泽,它又莫名其妙地觉得骄傲自豪了。

这真是一棵既矛盾又善良的许愿树啊,可小泽直到现在都没弄明白,那天晚上,掉到头上的那颗果子,到底是怎么来的呢?

许愿树

欢迎分享

微信扫一扫,订阅「故事365」
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(无需密码 现在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