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棵旅行的树

大树有一位要好的笔友,一棵沙漠树,她住在遥远的沙海里。多年前,大树收到她的第一封信——一片小小的落叶,那美妙的叶脉非同凡响,大树惊叹不已,马上回了信。你来我往,两棵树成了好友,在风的帮助下,他们书信不断。

风是一位飘忽的信使,有时他隔上几个月送一次信,有时整整一年不曾登門。很久没有收到沙漠树的消息了,大树十分想念她。

“我要去找沙漠树!”大树做出了决定。

这些日子,蒲公英心中有个想法,思考再三,她有点儿难为情地开口了:“大树,我有个不情之请,你能带上我的孩子吗?”

“他在哪儿?”在大树看来,蒲公英已经够小了。

“他在这儿呢!,”蒲公英的花柱上,有一颗种子,针一样细小,“别的孩子都离开了,就他不肯走,他想去更远的地方,可是最近的风,力气都太小了。”

“交给我吧!”

蒲公英拜托一缕风,轻轻托着她的孩子,缓缓上升,飘到大树身边。大树小心翼翼地用点点树胶把他黏在身上。

在一个满天星光的夜晚,带上沙漠树的叶子,大树悄悄出发了。

一路朝着西北方向,白天休息,晚上赶路。大树凡事谨慎,这是他童年培养出来的性格,能从那么丁点儿小的苗苗成长起来,除了勇敢,还有小心。

大树喜欢待在树林里,安全又快活,和新结识的树总有聊不完的天。他步履匆匆,不断认识朋友,要是将来他们都给他写信,那落叶能堆成小山吧。

“你愿意留下来吗?”每到一处水土丰美的地方,大树都会问蒲公英种子。

“不不不!还要走远一点儿,再远一点儿。”一路下来,蒲公英种子还嫌看不够呢。

大树理解这种心情,在他生命过去很长的一段日子里,他只是渴望成长,争取更多阳光,从未想过,世界会如此宽广。

月圆了又缺,缺了又圆,大树跋山涉水,不知走了多久。

大地的植被渐渐稀疏,气候越发干燥,为了减少水分蒸发,大树身上的叶子纷纷脱落。

蓝色的湖消失了,欢快的溪流没了踪影,茫茫的,是一望无际的沙海。大树预感,沙漠树离他不远了。

“你要找沙漠树啊,那些高个子就是!”一丛匍匐在地的草认了一眼大树递过去的叶子。

所谓高个子的树,不过三四米,稀稀落落长在沙丘上。

“请问你认识这位沙漠树吗?”大树向遇到的每棵沙漠树求助。

单凭一片叶子能认出一棵树?的确如此。世界上的每一片叶子,都是独一无二的,并且独一无二地属于某一棵树。

然而这是一片枯叶,他们仔细研究一番,然后摇摇头,抱歉认不出。

从一座沙丘转到另一座沙丘,大树的叶子掉光了,他越走越慢,他的根好像失去了知觉。南方生长的树,尝到了缺水的滋味。

“你好,会走路的树!”一棵沙漠树提高嗓门儿,以此引起大树的注意,“我活了一千岁,又看到了一件新鲜事,噢!一棵会走路的树,多了不起!”

“请问你认识这位沙漠树吗?”大树递上叶子。

千岁沙漠树一看,大笑:“红叶小妞,没错,就是她了,,沙漠树里面,她的叶子最漂亮。”

红叶小妞,站在不远处的沙丘上,看起来像一团火,她和其他沙漠树太不一样了。

大树迫不及待地向前奔去。

近了,近了,突然,大树刹住脚,他猛然想起,自己光秃秃的,一定奇丑无比。况且他掉光了叶子,无法证明自己呀。

蒲公英种子看出了他的心思,催他不要迟疑:“还有呢,瞧这儿,就在我旁边,树胶黏了一片叶子。”

大树深呼吸,鼓鼓劲儿,硬着头皮,踩着柔软的沙子,一步步走到红叶小妞跟前,他递上了沙漠树的叶子。

“你怎么会有我的叶子?还是两年前的呢,请问你是?”红叶小妞需要一个肯定。

大树递上自己仅剩的一片叶子。

“你是大树!”红叶小妞禁不住尖叫起来,枝叶轻轻摆动,这是她能做出的最热烈的反应。

不知从何说起,天南地北,他们居然见面了。

红叶小妞说:“我知道你可以做到的!给我一个拥抱吧。”

一个大大的拥抱,所有的辛苦,一下子烟消云散。

他们在一起,经历了好几次日落和日出。

在千岁沙漠树的帮助下,大树找到了一个小而美的绿洲,饱喝了一顿水。

“沙漠树没你那么幸运,可以走路,到处找水喝。你知道沙漠树的根要长多深吗?”

红叶小妞公布了答案,最长的有一百多米。只有根扎得深,才能获得沙层深处的水源。

为了生存,沙漠树要付出多大的努力呀。一棵南方来的树,终究是适应不了沙海的。离开吧,是时候回去了。在恶劣天气到来前,大树道别红叶小妞,和沙漠树们说再见,恋恋不舍踏上归途。

蒲公英种子还是没想好落脚地,回家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。

大树加快了脚步,他和红色小鸟有个约定,必须在它们筑巢前赶回去。

下一趟旅行……等雏乌们羽翼丰满再说吧,还有几个月时间,可以慢慢打算呢。

一棵旅行的树

欢迎分享

微信扫一扫,订阅「故事365」
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(无需密码 现在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