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条找不到家的土著狗 感人故事

一条找不到家的土著狗

有一次和家人一块儿去八达岭,回来到沙河那儿,看到一只狗在封闭的高速公路上逆行着疯跑和寻找。我们担心它最终会和某辆车撞在一块儿,几经周折,我们用食品和水换取了狗的信任,并把...
最新
阅读全文
温暖的尘土 感人故事

温暖的尘土

那一年,他去一个偏远的山区支教,时间为一年。在那个破旧的学校里,他成了四年级的班主任。他讲课生动,而且课余还时常给学生们讲山外的故事,这让孩子们的眼睛里全闪烁着渴望和梦想...
最新
阅读全文
比血还浓的母爱 感人故事

比血还浓的母爱

雪崩危机罗莎琳是一个正在读初中的13岁少女,在她还很小的时候,他的父亲就逝世了,母亲索非亚一手将她抚养大。因为贫穷,罗莎琳常常受到许多人的歧视和欺辱,这些都给她幼小的心灵投...
最新
阅读全文
挑山女人 感人故事

挑山女人

丈夫在湖中捕鱼身亡后,扔给她的是三个孩子和上万元的债务。大儿子患先天性白化病,不能见光,无法带到田头地边,她就忍痛将他绑在桌腿上。一对龙凤胎孩子,她用两个小箩筐挑着去上工...
阅读全文
温馨感人的狗狗猫猫 感人故事

温馨感人的狗狗猫猫

(一)我小的时候住农村,邻居家有条黑狗,它喜欢跟着主人的拖拉机跑,有次转弯时跟错了拖拉机,走丢了。这件事过去快一年了,一次他去十里外的某村喝喜酒,酒桌上人们闲聊说去年村里来了条...
阅读全文
疤脸大王 感人故事

疤脸大王

纵观历史,猫跟人类在一起相处了将近一万年,可最终它们还是拒绝被驯化。 第一次和“疤脸大王”相遇是在某一天下班的晚上,我所住的小区人们有晚上遛狗的习惯,那天我骑着...
阅读全文
人狗情深 感人故事

人狗情深

我是兽医,说一个人狗之间的感情吧!那天接诊了一只黑色的老狗,真的已经很老了,身体机能退化,总之没什么能治的毛病,但是快老死了。我给它挂上水,跟把他抱来的两个中年夫妻说,真的没救...
阅读全文
跨越77年的生死爱恋 感人故事

跨越77年的生死爱恋

1935年,福建福州。 在一场由媒人安排的相亲会上,14岁的福州女孩张淑英,第一次见到了自己未来的丈夫、来自重庆荣昌、时年30岁的钟崇鑫。 张淑英,是小生意人的女儿;钟崇...
阅读全文
大象阿非拉 感人故事

大象阿非拉

非洲一个国家的动物园里,新添了一头大象,这是刚从野外捉来的。它被很粗的铁链拴在一根柱子上,看上去很温和,跟动物园里别的象一样。饲养员基尔知道野象脾气暴躁,可看它过了一个星...
阅读全文
藏獒渡魂 感人故事

藏獒渡魂

我的藏族向导强巴从山寨牵来一条藏獒,用细铁链拴在帐篷的木桩上。它高大威猛,足有小牛犊般大,真不愧是世界闻名的狗中极品。  它叫曼晃,是条渡了几次魂都渡失败的野魂...
阅读全文
三个火龙果 感人故事

三个火龙果

那年,我在一所山村小学支教,班上有四十多名学生,大多住在距学校二、三十里路远的山坳里。由于学校没有学生宿舍,他们不得不天不见亮就从家中出发,然后急匆匆地往学校里赶。要是天...
阅读全文
小黑战猎豹 感人故事

小黑战猎豹

七八年前,我放弃了留在城里的机会,主动要求到位于桂南六诏山深处的一所偏远小学教书。物质条件虽然艰苦,但我的精神是愉快的。我喜欢这里质朴可爱的孩子、纯净的山山水水以及生...
阅读全文
我与一只笨狗的伟大友谊 感人故事

我与一只笨狗的伟大友谊

我坐了40个小时的火车,从千里之外赶回老家。 沿着一条浅草掩埋的土路蜿蜒向北,快要到达山脚时,远远看到一棵郁郁葱葱的树,在夕阳的映射下,有种孤独动人的美。 18年前,我第一次...
阅读全文
一条忍着不死的鱼 感人故事

一条忍着不死的鱼

在距非洲撒哈拉沙漠不远处的利比亚东部,有一块叫杜兹的偏远农村区域,这里白天的平均气温高达摄氏42度,一年中除了秋季会有短暂的雨水外,其他绝大部分时间都是骄阳似火,酷热得如同一...
阅读全文
骆驼图书馆 感人故事

骆驼图书馆

撒哈拉是一个男孩,只是他并不知道,自己与世界上最大的沙漠同名,自然,他更不知道自己就踩在撒哈拉沙漠的中央。 每当太阳映过沙丘,他都会飞奔向最远的沙凹处,希望看到那两头熟悉的...
阅读全文
骆驼妈妈 感人故事

骆驼妈妈

有几个美国旅行者在非洲撤哈拉沙漠看到这样的一幕:无人区里有一只母骆驼带着几只小骆驼一路低着头,不时地停下来闻着干燥的沙子。按照常识,美国人知道这是骆驼在找水喝。它们显...
阅读全文
你肩上有蜻蜓吗 感人故事

你肩上有蜻蜓吗

在一个非常宁静而美丽的小城,有一对非常恩爱的恋人,他们每天都去海边看日出,晚上去海边送夕阳,每个见过他们的人都向他们投来羡慕的目光。 可是有一天,在一场车祸中,女孩不幸受了...
阅读全文
儿吮母乳 感人故事

儿吮母乳

一天早晨,我走出门,赫然发现我家的那只母狗直挺挺地躺在一棵大树下,一动也不动,我唤了一句,不见它有丝毫的动弹。我走近一摸,发觉它的身子冰凉冰凉的,它竞不明不白地死了。我只得把...
阅读全文